北汽新能源林逸:电动车产业化是干出来的

2013新能源汽车创新高峰论坛5月30日在合肥举办,本次论坛主题为“寻求增量突破 推进存量优化——新能源汽车市场化破冰之路”。约300位业内人士出席论坛并发表他们的真知灼见。车讯网为您带来现场报道。

北汽新能源董事长林逸

北汽新能源董事长林逸先生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化也有几点体会和大家分享。

合肥市是全国新能源汽车试点城市最突出的城市之一,这里在新能源的乘用车、客车的产品研发、示范运营,以及动力电池新能源产业的建设上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

林逸表示,自己在北汽负责新能源的工作,对于北京市的新能源汽车的运营情况有些分享。

北京市有三个新能源的产业基地,一个是在北汽福田公司,那里生产商用车,最近有几千辆的新能源客车、出租车、环卫车在那里生产。还有长安,在北京成立了新能源的汽车生产基地,他们主要生产纯电动的轿车。还有2009年成立的北京汽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在北京大兴买了两百多亩地,建成了北京市新能源汽车科技产业园的第一期,目前叫三公司,主要负责整车生产。此外下面还有两个投资公司,一个叫北京克莱德,是生产动力电池的,一个叫北汽大洋,生产动力电机以及整车控制器。目前这个园区里边了单班年产两万台套的规模,有两万平米的总装车间,号称这是目前国内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规模最大的整车生产车间。此外动力电池盒电机也都实现了年产两万台的规模,科技部万钢部长带了几位领导去我们那儿检查工作的时候,赵司长对我们的评价是国内产业链最完整的新能源汽车整车厂,一个院子里做整车,电动汽车的三大核心部件,电池、电机、电控都在那个园区实现了产业化。北京市有一个规划,在园区南边一公里的地方,新增两平方公里,三千亩土地,建设北京新能源汽车科技产业的二期,这个刚刚得到国家发改委的批准。

北汽新能源的主要产品是新能源的乘用车,目前上公告的有三个类型的车,一个E150EV,目前北京市有750辆出租车做示范运营,其中有几百辆是我们的E150。我们还有一款交叉型车,目前有几十辆在北京市的三个物流公司做城市物流运用。刚刚开发了一款中高端的纯电动轿车,这个已经有订单,马上就要进中南海和国家机关,这个今后是准备主打公路和高端个人购车,五月底就能拿到国家公告,很快就会投放市场。我们这款传统车是今年的5月11号正式上市的,上市的名字叫绅宝。北京市有一个规划,今年准备继续投入五千辆新能源汽车,其中两千辆私人用车,两千辆出租车,一千辆公交车和其他的物流车、公用车。刚刚领导也讲过,北京市也是全国新能源汽车示范优秀城市之一,所以我们也愿意和合肥共同取长补短,共同推进中国新能源汽车的产业化进程。

我本人最近十几年一直从事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工作,我在“十五”期间在北京理工大学做纯电动客车的研发,所以那个时候我承担科技部“865”的十五项目,那时候我是运动员,其中全国第一个上公告的纯电动客车,就是北理工和安凯一起完成的。那时候我是运动员,在“十一五”期间我是科技部节能新能源汽车重大专项的咨询专家组的专家,跟着组长全国到处检查,所以我在“十一五”期间应该说是新能源汽车的裁判员。2009年开始在北汽负责筹建新能源汽车公司领导电动汽车的产业化,可以说这几年我叫教练员。所以在新能源汽车的领域内,我还是有一些体会。

今天讲三点体会和大家分享。

第一,汽车的电动和是交通机动化的发展方向。给大家讲一个例子,我在春节前有幸参加了CCTV2的对话节目,是国内的几位,和美国的教授通过网络视频对话。这位教授写了一本书叫《第三次工业革命》,是美国2011年出版的,中国的中信科技出版社是2012年翻译了这本书,我认为这本书对全世界的影响很大,所以在这里和大家谈谈体会。这个(丽芙金)教授认为第一次工业革命是蒸汽机的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是内燃机和电力,进一步加快了社会的发展,但是也给人类社会带来了很多的负面,环境污染问题、能源危机问题。他认为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的中后期,这一百年时间,应该是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进展时期。他的主要特征有五大支撑,就是叫可再生能源,分布式发电,智能电网,以及轻的纯属和利用,就是电动汽车。我们归纳这五大支撑我觉得可以由这样的两点结论:

一是人类社会在不断的进步,追求提升生产力的同时,一定要关注环境,由原来的以化石能量转变为风能、电能、沼气能为主的可再生能源,是的人类做到可持续发展。

二是把这五大支撑归纳起来认为是两流,一是人员的产生和流动,二是人和物的流动。所以我认为如果把新能源汽车纳入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这个进程中来看的话,我认为它是一个必然,我过去是搞电动汽车技术的,往往从技术上,特别是在技术路线上去跟人家讨论,到底是哪条技术路线。如果我们从人类技术发展的角度讲,电动汽车是人类交通的必然,如果要做到可持续发展,就要从原来的以化石原料为主,转变到以风能、电能为主,风能电能最好用的交通工具就是电动汽车。所以前几年十大汽车集团搞了一个叫黄山峰会,也有这样的共识,汽车的电动化是汽车工业发展的主要战略趋向。

第二,中国电动汽车在世界汽车行业中的地位在逐渐上升。当年万钢在提出“十五”电动汽车重大专项的时候,针对电动汽车提出了三个战略意义,第一是节省石油燃料的消耗,第二是减少环境的污染,第三是提升中国汽车在全世界的战略地位。他当时一个分析,认为中国汽车在传统能源领域内,中国汽车工业落后于世界二十年,如果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看,中国的电动汽车落后国外五年。他认为如果要是国家加大这方面的投入,我们一定会提升中国汽车工业在世界上的地位。关于这个观点一直有争论,有的汽车行业专家提出来,传统车落后二十年,新能源汽车落后五年,新能源车在传统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岂不是落后25年了个,我认为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本人认为中国这十年电动汽车的快速发展,已经在全国各个领域下打下了节能减排的烙印,起到了非常大的影响,对提升中国汽车工业的地位有很大的作用。

再给大家举个例子,我在两个月前参加了中德汽车标准对接会,德国的交通部带着奔驰、宝马和大众三个公司,中国带着上汽、北汽等四个企业在天津,在这个会上德国的宝马和大众都把最新的电动车拿来,北汽的车也在一起,在座所有专家去开。我最后的结论,中国电动汽车的电动状况和德国也差不多,所以我在北京市的一次内部会上,有人提出来国内公开招标,你别说国内公开招标,全世界公开招标也就是这样的水平,我们碰到的困难和问题,国外的汽车企业也都一样会碰到。在这个会上,三个德国公司的专家非常关注中国电动汽车标准的发展,甚至逐字逐句的跟中国专家讨论。我尽管以前在两个高校工作,在企业工作只有七八年的时间,但是我一直参加行业的活动。那我认为,这三个公司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汽车公司,愿意同平台心平气和跟中国专家进行交流为数不多,说明什么,说明他们看中中国汽车的发展。所以我认为“十五”期间所定的目标在现在看来确实有很大的进步。

第三,电动汽车的产业化要靠不断的创新来推动。再给大家举个例子,去年年底的时候,在一汽召开了一次专题研讨会,也是中国工程院的院长周济先生的报告,我在会上也有一个发言,我在那个会上提出来,我说中国电动汽车的产业化是等不来的,是干出来的,周济院长当时表示,说你说得很对,他非常赞同。那我在这里把这个观点和大家分享,传统车的发展已经很成熟,在每个新产品下线的时候,都要经过大量的实验考核,我去过奔驰,奔驰在下线的时候他说,我们的所有实验车加起来,能够围着地球跑几千圈。他有上千辆的车参与实验,最后才能够推向市场,因为比较成熟,有这样严格的规范,所以奔驰车的品质世界公认。但是中国的电动汽车我认为没有这样的基础,也没有这样的时间,所以我个人认为电动汽车要做充分的技术准备,要做严谨的研发验证,但是更重要的是产业化的创新推进,这个产业化的推进,我认为包括产品技术的提升,包括运营模式的探讨,也包括充电设施的建设等等。只有这三者有机地结合,才能够是的电动汽车的产业化快步向前推进。所以我的观点汽车电动汽车的产业化不能等。在这里我也要迎合国家关于其他战略性新型谌业的规划,国家把新能源汽车列为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之一非常正确,所谓战略性新兴产业一定是具有方向性的,代表性的,同时是有技术不确定性的。那对于技术不确定性的产品,我们只有靠实践,靠创新,才能够克服电动汽车产业化的难点。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北汽新能源林逸:电动车产业化是干出来的